60天实习只会让人更清楚:「我的价值,由自己决定。」

作者: 时间:2020-06-05M伴生活154人已围观

这个暑假,我来到某公司的饮料企划部,担任暑期实习生,一个2个月的实习专案,主要内容是专案计划负责,而专案计划则视各部门主管决定;除了暑期专案外,也会和当季的新人一起参加新人训练,包含为期3天2夜的工厂参访,以及1星期的教育训练课程等等。

公司的行销部门很特别,称作「行销企划」,比较类似所谓Product Manager,而与过去认知的「行销」有很大的差异,企划在这里被称作火车头,从市场调查、新品发想、试饮到产品策略发展、执行,甚至到末端的各通路、工厂存货管理,销售数字,以及行销策略制定,都由企划负责主导。

简单来说,一个品牌「从头到尾」都由同一个人负责,有时候一个人手中更有超过一个品牌,而设计这样的工作内容,看似庞杂,根据人资的说法是为了培训未来的管理人才,必须同时兼顾各个不同的层面,用不同的角度为产品思考。

庞杂的工作内容中,包含一项我们称作POP的製作,简单的举例:像是在麵包店或是量贩店看到的「特价组合」的牌子,专案之余,部门的同事请我帮他们做POP,做着做着一旁走过在公司待了4~5年的小主管说道:「没想过吧!我们的Marketing竟然是在做这个,会不会觉得很失望啊?」

当这些成为未来的工作内容,我愿意吗?

实习的时候,总觉得什幺事情都做都看就对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都是自己的学习,但是被这幺一问之后,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们在当实习生时,彷彿所有事情和工作都是合理、有趣、可接受的,因为「这都是学习」,但当这些成为了自己真正工作的routine时,怎幺一切便不再有趣?开始怨声载道。

找工作时的面试亦然,面试官问到:「我们是责任制,可以接受加班吗?」「当然可以,本来应该为工作负责到底」,但当工作是每天加班到11~12点,甚至更晚的时候,再听到「责任制」三个字,应该就只想翻白眼,令人喘不过气。

那怎幺当初,这一切都听起来合情合理可接受呢?是不是有时候,我们根本没想清楚?又或是,这本质上其实根本就一点也不合理。

虽然,大公司的实习生很少能够去做正职真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可以透过问、观察职场真正的样子,是否和心目中的一致?出乎意料的好?或是差强人意?从实习,可以进一步去发现、去思考这样的产业,这样的工作型态,到底是不是自己要的?真的能够接受吗?不仅用想像,而真正的去接触、去体会。

这也是我觉得实习最大的意义之一:「给像我这样从未出过社会,一路唸书到底的学生,拉近现实与想像差距的机会。」

60天实习只会让人更清楚:「我的价值,由自己决定。」
不是我能「给」公司什幺,而是我能「带走」什幺?

当初以为的自己,是否有些张狂?进来实习前,总抱着自己要写出很厉害的专案未来提供公司使用,或者真正的去执行推动一个大专案,当然,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没有,像是隔壁部门的实习生就刚好负责执行了一个产品上购物平台的专案。

但经过那次我突然开始思考有时候自己把自己想得太大了,要用2个月的实习时间,去「自己从头到尾负责」一个专案,就算跳过认识公司、同事、熟悉环境、文化,这个1~2个礼拜都嫌短的过程,直接从了解专案相关的内容、背景知识开始,最后实际去规划到执行专案…

2个月,真的要独自「从头到尾」完成一个很细緻的专案,这样的可能性,真的高吗?不是要看扁自己,而是你觉得实习到底在干嘛?你之于公司的价值到底是甚幺?

记得在新人训练的时候和人资聊天,他说「实习生啊,多认识一些人吧。说真的,2个月其实真的有点太短,说专案其实也没办法做到多大的专案,但是我觉得实习生有自己的优势,没有压力,所以就去多认识人吧。」刚听完这段话其实有些不悦,尤其是他讲到专案的时候,觉得那你耍我们吗?

但他接着说,过去他因为对某个产业很有兴趣,所以大四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利用课余去实习,当初该公司并没有开长期的实习缺,他是拜託主管让他无薪实习,并且实际的去设计并执行专案,虽然无薪,但是他用一整年的时间去一步一步的学习,然后开始自己策划并且执行,他觉得很扎实。

我想,若想要真正的去了解跟执行正职的工作内容,或者说抱着想要真正学习到产业的知能,应该是如此吧。

学会在生活中工作,在工作中贴近生活

因为属于FMCG(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 快速消费性用品)产业,所以我们非常重视「市场」,部门内从协理到协办人员都必须要到市场探访。

所谓的市场包含:量贩店、生鲜超市、便利超商、传统通路等等各式各样的通路,协理说,董事长要求各一级主管必须有1/3个时间「不在办公室里」,要走到市场去,我们生活中的「逛市场」,成为了这个行业十分重要的工作内容。

看市场的重点除了自家产品的陈列、销售状况、行销策略是否确实执行之外,也要去看竞争品的陈列、销售状况、新品,整体消费者趋势,除了国内市场,也必须时常去找国外的资料作为新品概念的参考,从一开始的雾里看花,开始学会一些皮毛,一些看市场的重点。

渐渐的,即使结束实习后,现在到便利超商或是量贩店,也习惯走到冷藏柜,看看陈列,看看新品,看看销售状况;甚至,到像是微风超市等有进口特殊饮料的超市,也特别兴奋,驻足在冷藏柜前研究是不是又有什幺有趣的新品。

这是过去自己身为消费者的时候不曾有的,同事说做FMCG要有「热情」,因为市场一直在变、消费者难以捉摸,三不五时还有食安事件,所以要一直跟上脚步,去想、去发现消费者真正想要的,贴近生活、接近消费者。

术业有专攻,人人有故事

2个月内除了专案之外,部门所有大大小小的会议也都跟着参与,也到各个营业单位去开会、跟着巡访各通路,从送货的司机大哥到各地区的业务员、主任都有机会聊到天;才发现真的是术业有专攻,原来司机大哥不只是送货,除了便利超商外,超市等通路的进货量其实是由司机大哥决定。

由于商品过期、卖不出去成本都是由公司承担,每天司机大哥要依市场的状况、货量去决定不同的店家要下订多少量,有时候也要跟其他公司的业务司机去「抢排面」,要跟通路的营业人员保持良好的「客情」,看似简单的送货,其实隐含着需要靠长期经验累积才能获得的学问。

市场寻访时,和营业单位的主任聊天,发现掌握台北、新北到宜兰地区各大的量贩店常温饮料的主任过去竟曾是某髮廊的设计师,在跑通路的车程中,和主任从各产品的销售状况、趋势聊到髮型应该如何去修改,天南地北的聊,最后女儿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主任甚至透露自己过去是体操选手,最近迷上冲浪,真是令人惊奇。

除此之外,也和营业部门的经理一同寻访市场,他透露自己曾是前几批被派到大陆的台干,分享了许多他成功做起来的品牌的故事、他怎幺去看市场?怎幺从中找出机会?也才体会到所谓「实习生的优势」,因为没有业务上的压力,对方更愿意无顾忌的和自己聊天、分享意见、看法,而这些充满故事的人聚集在这里,是否应该更积极的把握机会,积极的去挖宝?

60天实习只会让人更清楚:「我的价值,由自己决定。」
我,回的去吗?

有人说,实习重要的是可以拿到offer,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还想回去吗?」离开前,副总问到「你们会想再回来吗?」

说到回来工作,指导的主管说其实公司会想任用在自己公司实习过的员工,除了当时的表现之外,更重要的是你已经了解这间公司、工作内容,但还是愿意回来,基本上,你已经是有热情的人,比起说着自己有热情的新人,显得有说服力许多。

我认为这也是实习的主要价值之一,有许多人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自己的「Dream Company」,但是再待了几个月后发现那些梦幻与现实的差异太大,或是这样的工作内容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却又在现实之间拉扯,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坚持。

隔壁部门的实习生的实习心得便是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这幺适合「行销」的工作,是因为对工作内容的了解,发现自己不适合,用2个月去减去走一次冤枉路的机会,我倒觉得也是值得,就如前面所说的,实习过程中的收穫,一定不止于此。

我的价值,由我自己决定

短短的2个月,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其实好像也很有限,常常有人说实习生就是去当免费劳工,廉价工读生,抱怨着公司、部门看待实习生的方式,但我觉得其实这些最终还是取决于自己。

每个人都被分配专案,自己是被动的,但我可不可以提出想学习、了解的事情?当主管问我有没有想要知道或者了解的事情时,多少人是做足功课告诉主管说自己想要的是甚幺?沦为打杂是公司没有为实习生定义明确的工作内容,使实习沦为打杂,但让别人认为可以把我当打杂工读生看待,又是谁的问题呢?

我们总是理直气壮地要公司提供给我们学习的机会,不应该叫我们做杂事,又,我的能力在哪里?我让主管信任了吗?这些则是我们从来不曾对着镜子问自己的,会不会有一天,主管有事情就主动想到「这个实习生可以帮忙」,而不是看着我的背影摇摇头说,还是自己做吧。

最后,总归一句话,60天的实习生活,只会让我更清楚「我的价值,由我自己决定。」

不管是过去2个月,现在,亦或是未来都是如此。


相关文章